林三岁

【霆峰-凯诺】来一个六一小甜饼吗?(教室play)

        六一儿童节不是应该造儿童吗233333(dogo脸)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十点半了,还不走吗?”安頔把书合起来,靠着椅背看着后一排的许诺。许诺半低着头做着笔记,听到后头也不抬,说:“不了,待会还有一个约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许诺讲今晚有约,安頔贱兮兮地调笑,“诶哟,看来我们主唱,是要和言大美女来一场风花雪月啊,许诺我告诉你,该出钱就出钱,别搞出人命来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未讲完,许诺已经拿着书狠狠地敲了他的肩膀,“我说你就不能说点好的,快走快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頔撇了撇嘴,颇感无趣地收拾好东西,推开教室的门就回宿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教室恢复安静,上完晚自习后大家都回去了,整个教室空空荡荡。成排的白炽灯开着,把他的影子打在书上。窗敞着,凉风阵阵,许诺又沉浸到笔记的世界中,直到教室门吱呀一声,才抬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进来的是苏凯文,他们这个学期的大英老师,有着一副好皮相。挑眉大眼,一笑露出一整排白牙,还有一个深深的酒窝,许诺觉得自己应该是中了邪,觉得凯文老师哪里都好,简直是:

        “情人眼里出西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合上门的苏老师听见许诺的喃喃自语,不禁扬起唇角,踏着阶梯快步上前,“许同学,谁是情人,谁又是西施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诺白了他一眼,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何必多问,小心我跑了,让你这个老男人独守空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老师耸了耸肩,“好啦,我知错了,请老婆仔可怜可怜我这个独守空房的老男人,不要抛弃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诺扑哧一声笑出声,站起来揽住身前男人的脖颈,低头用额头抵着额头,“怎么来得这么晚,让我等了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拿好你的六一小点心

        许诺被服侍得很好,哼哼唧唧地说,“拿手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找到许诺手机的苏老师,无视许诺摊开的手,把手机拿在手里,“不要老看手机,对眼睛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啦,我这是有正事好嘛。”许诺一把夺过手机,然后打开微博,熟练地超话签到投票,等投票投好了,才扬了扬眉:“你投好,我投好,伟霆就能追峰跑,你一票,我一票,易峰排位不会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老师被自家小孩气到笑出声,“好好好,回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,夜宵想吃水煮牛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带你去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灯被啪地一声关掉,教室重新回归安静,又是一个静谧的夏夜。



要不到儿童节礼物,还要被塞狗粮!明明我自己也有cp,森气!自给自足,我送自己一篇文当儿童节礼物,哼  @宿洄 (找不到刷子at不到但是记仇.jpg)

【霆峰-时天】酒吧老板和律师不得不说的故事(车)

@沉雪樱 三三生日快乐!时天版烤肉奉上,天哥怎么写都觉得ooc,将就看吧,再次祝生日快乐~和Jasmine Thompson的《Domons》一起食用,效果更佳哦。


结束与郄浩的通话,时樾随手扯松了领带,抬脚踏进了“Domons”——附近有名的清吧,也是gay吧。

身为清醒梦境的老板,时樾并不喜欢那种喧嚣的热闹,每个人极力掩盖自己的孤独,却还是显露出内里的空虚。清吧没有赤裸裸的情欲,没有宣泄的寂寞,自制而享受孤独,这也是为什么他喜欢Domons的原因。

“When  the  curtain’s  call

Is  the  last  of  all

When  the  lights  fade  out

All  sinners  crawl”

酒吧老板偏爱这首歌,甚至连酒吧的名字都是直接用了歌名。贪婪,压抑,黑暗却又不是全无希望,和自己很像,时樾想。

时樾习惯性地走过去吧台,还和眼熟的waiter打了个招呼,抬眼一看,发现自己常坐的位置已经被人占了。

昏暗的灯光打在男人的头发上,显得头发乌黑而有光泽,脖颈修长,宽肩细腰长腿,侧着身子,用左手支撑着头,右手在桌子上无意识地敲打,手指修长。这个背影可以打八十分,就不知道长得怎么样。

时樾走过去要了杯曼哈顿,坐到男人身旁。

男人发觉有人靠近,头转了过来。金边眼镜在灯光的照耀下,散发着冷冰冰的金属光泽。半眯着眼睛打量人,反而让时樾看不清他的情绪,唇抿着,可能刚刚才喝过酒的缘故,显得水润光泽。

原来是他,时樾突然感觉,世界也不大,处处是熟人。

之所以认识,是因为时樾的酒吧出了点纠纷,装修队的怠工让时樾十分恼火,偏偏又讲不过牙尖嘴利的中介商,干脆请了个律师。

好巧不巧,刚好是他——徐天,刚刚从纽约回来,风格犀利,讲求效率,典型的美式风格。没想到平时总是带着三分笑意的徐律师,面无表情时,反而显得些许的诱人。

时樾感觉,应该是春天到了,他的春天。

徐律师瞥了他一眼,淡淡地开口,“时总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。”

时樾略微挑起了眉,带着五分笑意回答,“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,徐律师。一起喝一杯吗?”

徐天不置可否,只是安安静静地喝着自己的酒。

时樾闲聊了一下,感觉身边的人并不配合,也不自讨没趣。两个人坐在吧台上,喝着酒,看着驻唱的歌手唱着歌,不知不觉就到了午夜。

“你能送我回去吗?”

时樾有点惊讶,他还以为徐天并不想和自己有过多的交际。但是他却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发出这样的邀请,暗示意味不言而喻,而时樾也不是痴笨的人,“当然可以。”

烤肉沙拉

“时樾,你单身吗?”

“没有男朋友。”

“那女朋友呢?”

“也没有。”

徐天稍稍仰起头,让自己看得清时樾的脸,“我对你挺满意的,你如果对我也觉得可以的话,我们两可以搭伙过日子,当然,前提是我们签个合同,理清各自的财产,我不喜欢不必要的纠纷。”

时樾笑了,“徐天,我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“好巧,我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。”

“我觉得你不错,我们可以搭伙试试,谈谈恋爱,过过日子,你想定合同就定吧,不过我要求加上一个条件。”

徐天顿了顿,作为律师的理智,让他开始考虑这一个新加入的条款所可能带来的风险,“什么条件?”

“‘当徐天爱上时樾,并且愿意同时樾结婚时,时樾一切财产归徐天所有。’”

徐天笑了,像一只小狐狸,“时樾,这是一个什么合同,附条件还是附期限?”

时樾挑了挑眉,“解释一下?”

“作为条件的附款必须是将来客观上不确定的事实,如果不属于将来或该事实是确定要发生的,则不能成为条件附款;而期限是以将来确定的事实的到来为客观的,如果不属于将来或不是确实的事实,则不能成为期限附款。”徐天停了一下,“也就是说,条件不知道会不会实现,而期限迟早会达成。”

“我有这个自信,你早晚会爱上我。”

徐天继续发挥着他作为律师的职业习惯,“可是这个条款对你没有任何好处,这并不公平。”

时樾顺手揉了揉徐天的头发,手感果然和看上去一样柔软,又搂住徐天的腰,“在爱情里,哪来的公平可言?谁先爱上,谁就失去了谈判的资格。”

“爱情?”

时樾吻了吻徐天的额头,“一见钟情,在今晚。不早了,明天再写合同吧,先睡,乖。”

徐天没有说话,只是搂住了时樾的腰,把自己埋进时樾的怀里。

一夜无梦。

来来来,普法:

《合同法》第四十五条 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。附生效条件的合同,自条件成就时生效。附解除条件的合同,自条件成就时失效。

第四十六条 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期限。附生效期限的合同,自期限届至时生效。附终止期限的合同,自期限届满时失效。

皮这一下,非常开心2333





【霆峰】做我的猫(车,蒙眼,猫耳)

全文脑洞,脑洞,脑洞。

今晚吃孜然烤肉,老地方见。——猪排饭

 

李易峰走到门口,还是觉得有点心慌。

这一次好像浪过头了,但是发布会的流程都是订好了的,配合宣传也没有什么错吧?这部电影对自己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,自然也想好好炒一波热度,吸引更多的注意啊……觉得做好了心理建设的他,用藏在花盆底下的钥匙打开了门。

里面没有开灯,窗帘也被拉上了,黑沉沉的,李易峰只能凭借着记忆,靠着墙摸索着去开灯。还没走几步,就被人从后方搂住了,一股柑橘混合着雪松的气息悄悄地包围着他。

“Chanel的蔚蓝。”李易峰想着。

“怎么,现在你都可以随便被谁搂着抱着了是吗,都不防备的?”听着陈伟霆郁闷地说话,温热的气息扑在脖颈上,带来一阵阵的痒意,李易峰突然觉得乱吃飞醋的陈伟霆可爱到爆炸。

平时那么成熟稳重的人,却因为我而幼稚,充满占有欲。李易峰一想,就感觉整个人都甜滋滋的,往外散发着愉悦的情绪。

拿好你的霆峰卡,上车

他摘下戴在李易峰头上的猫耳,把人抱到浴室清理干净,又换了床单被单,开着小夜灯,才搂着自家的猫重新躺到床上。

半睡半醒间,感觉怀里的人搂腰的手更紧了些,“我是你的,永远是你的。”

“嗯,我知道,睡吧。”他低头亲了亲李易峰的额发,“我爱你。”

“我也爱你,威廉。”


几儿点的肉,加了孜然,喜欢吗2333,图源水蒸汽爸爸。




【霆峰】晚会过后,吃烤肉吗?(车)

全文脑洞,全文脑洞,全文脑洞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我就是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吃货,图源是水蒸汽爸爸。

回到后台,李易峰坐在椅子上,半眯着眼睛,等着化妆师卸妆。

“峰哥,我送你回酒店吧?”

李易峰没有回答,拿起手机,看着微信置顶的“猪排饭”显示着新消息:“吃烤肉吗?”

他微不可见地抿了一下嘴角,快速地回复,“吃。”回头淡漠地对助理说,“不用,我有约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“那峰哥,车钥匙我放桌上了啊,不要忘记明天中午的飞机。”

待到化妆师把妆都卸干净了,李易峰把演出的外套脱了下来,这件内搭的布料略硬,摩擦着皮肤,他想换一件舒服的上衣。但是看着镜子里的人,因为布料的映衬,显得肤白似雪,还有红果若隐若现。他想了想,又把外套穿了回去。

不就是诱惑吗,我也可以。李三岁戴上墨镜,悄悄从后门离开,直奔“烤肉地点”。

到了门口,李易峰打电话给陈伟霆,铃声还没有响起来,就被接通了。房门被打开,日思夜想的那个人,左手拿着手机凑到耳边,右手握着门把手。刚刚洗好的头发,湿淋淋地往下滴着水,沿着锁骨,到胸肌,腹肌,顺着人鱼线划入被浴巾围起来的禁区。

干脆利落地挂断电话,李易峰推着陈伟霆进了门,“不用接啊,直接开门就是了,话费不用钱啊。还有你就这样子开门啊,要是刚刚外面还有人,明天报纸可就热闹了,‘当红小生李易峰酒店夜会陈伟霆,衣冠不整’,还要不要干下去了……”

“干,峰峰,沃好想你……”陈伟霆一把抓过李易峰的手,把他整个人往自己怀里带,“峰峰,让我看看你的眼睛。”

墨镜被摘下来,李喵喵的眼睛还泛着红血丝,略微红肿,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,整个人看起来如同精致而脆弱的瓷娃娃,白得发光。

陈伟霆眉一皱,轻轻地吻上了李易峰的眼睛。感受着爱人的眼睛,因为红肿而比旁边皮肤温度高一些,怀里的人,又比之前更加消瘦一些,腰也更细了些。陈伟霆感觉心头一闷,把头埋进李易峰的肩,“峰峰,你是不是最近都睡不好?又瘦了,肉都不见了……”

李易峰抚着爱人的背,到精瘦有力的腰,“对啊,比不得某人,洗澡穿衣服,用肉体圈粉呢,数不清的少男少女要给你搓背,开心吗?”

“峰峰,这是剧本要求,我是演员,你知道的……”陈伟霆闷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,呼气带着洗澡后的温热,顺着脖颈,连带着发尾滴落的水珠,探入被衣料裹着的身体。

李易峰安抚性地摸了摸陈伟霆的头,然后一把推开,看着自家的大型犬瞬间低落又期待的小眼神,他只好解释道,“好啦我知道了,我也是演员,我也很敬业,我不吃醋。大哥让我去洗个澡吧,你都弄湿我了。” 

上车吧宝贝

胡闹完之后,陈伟霆拿着电吹风,帮他家猫梳理头发。柔和的暖风让李易峰昏昏欲睡,但是还是记住了一件重要的事情。

“威廉,4月30号,有时间吗?”

“峰峰对不起沃,我要去音乐节。”

李易峰听到之后,感觉有点扎心,但是还是假装大度地笑了笑,“没事没事,生日嘛,也没什么好过的……”

陈伟霆把吹风筒放好,只开了一个小夜灯,看着李易峰的被角没有掖好,就过去把猫裹好,躺下来搂住李易峰的腰,“不过我也在北京,我们还是可以见面的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揉了揉李喵喵的腰,陈伟霆轻声说,“峰峰,我想开演唱会,时间还没定,要是到时候你有空的话,可不可以过来帮我撑场子。”

“当然了,我的人开的演唱会,一定要去啊。”李易峰挪了一下,团到陈伟霆的怀里,“一定要记得请我,我们唱两人行,我练好久了。”

“好,你明天还赶飞机呢,早点睡吧。”

“晚安,威廉。”

“晚安,峰峰。”




霆峰之见证狗带系统01(祝带带生日快乐)

“滴,宿主配对成功,系统载入89,92……”

耳边忽然响起冷冰冰的机械音,李易峰揉了揉脸,单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,等一下,床上?自己不应该是在店里吗?最近春节,火锅店的生意越来越好,所以自己才会忙到清完帐,就趴在桌子上眯一会,但是为什么,醒来就在床上了?

而且,这衣服也不对啊,纯白色的长衣长裤,还是绑带的,一低头,一缕长长的头发就顺着垂下来。“我,我这是还没有睡醒?”

“屠苏你醒了?”雕花木门被推开,一身紫衣的男人端着三菜一汤进来了?他叫我屠苏?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!

“师兄。”李易峰表示这不是他说出来的,而是这个身体自己说的,那他现在是寄居在这个身体里?一体二魂?

“没错哒,宿主你理解能力很不错呢,介绍一下,我是见证狗带系统,你可以叫我带带。”明明是轻快的语气,但是用冷冰冰的机械音念出来,怎么听怎么诡异。

“额,带带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好问题。宿主你被绑定了我,需要见证你前世们的作死之旅,在此期间,前世所感受到的,宿主也可以感受到。你的思想不会影响到你的前世,你说的话也只有我能够听见,你做的事,抱歉你没有身体控制权。”

诡异的系统顿了顿,又开口道,“但是宿主可以把自己从前世的身体里抽出来,作为旁观者观看全程,只要不离开身体超过10米即可,否则宿主将会被识别并且抹杀。”

李易峰觉得内心一阵草泥马呼啸而过,自己不过是一个火锅店老板,谁要这样子恶搞他?“那我就是来看他们花样作死的?这也太无聊了吧!我的火锅店呢?我什么时候能够回去?”

“宿主按照流程,围观完花样作死之后,就可以回去了。作为奖励,你的不作死技能将会提升三个点。”

李易峰现在很确定,这个系统的存在真的是很反人类了。自己后厨还在熬着牛油锅底呢,点好的钱还没有放进保险柜,冰箱里还有下午刚刚买的一斤牛肉……想到可能会遭受到的损失,抠门的金牛一阵肉痛。

把自己抽离这一具躯壳,李易峰看着前世安静地吃着饭,时不时我夹一片藕给你,你夹一块肉给我,为什么这个情形,怎么看怎么gay gay的?

“师兄,我想要下山,少恭约我去秦川,听说是一个繁华的城市,很热闹,很好玩。”屠苏扒了两口饭,小心翼翼地问,嘴角还粘着饭粒,怎么还有点萌?

李易峰突然感觉一阵恶寒,自己作为一个钢铁直男,居然会感觉这张脸有点萌?只是换了个发型啊喂,粗眉毛,高挺鼻,都还是一样的配置,那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诡异的感觉。

“屠苏想出去吗?师兄忙完这一阵,再带你出去好不好?”陵越停下筷子,端着碗直直地看着埋头吃饭的屠苏。

“我身负焚寂煞气,自小谨慎,除了师兄以外,不敢与其他师兄弟接近。”听到这一段自白的陵越稍微舒展了一下,却又因为屠苏后面的话而眉头紧蹙,“但是少恭不介意我是不祥之人,他说我应该出去,看外面的世界,不要仅仅待在天墉城,安于现状。”

陵越的眉毛都快打结了,却还是好声好气地劝屠苏:“屠苏,欧阳师弟自从上山,就一直刻意和你接触,你虽相信他,也应该留个心眼。”

李易峰听完,怎么觉得这段话酸溜溜的?

“况且,师兄答应过你,带你一起踏遍万里山河,行侠仗义,不必急于一时……”

“师兄,我已经和少恭约好了,三天后我们就下山。”

顿时无言,一顿饭又回归安静,但是李易峰却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。

这个预感在吃完饭后得以实现,屠苏低头收拾着碗筷,却被陵越一记手刀给砍晕。

“屠苏,屠苏,我的屠苏……”陵越一把抱起屠苏,大步流星走到后山的石洞,布下困阵之后,就匆匆离开。

“带带,这就是作死吗?”因为屠苏没有办法离开,所以连累李易峰也在洞里,百无聊赖地呆了聊天。

“宿主要知道,不听信至亲之人的劝告,可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冷冰冰的机械音流淌进耳朵,让人内心越感到不安。

“会发生什么事?”李易峰不禁好奇地反问了。

一阵忙碌音响起,半晌,带带回答道,“我不能够透露剧情发展,但是作践他人一片真心,付出的代价,会很沉痛的。”

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,李易峰继续去数藤上的蚂蚁,反正自己是一个旁观者,即使知道什么,也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走向。

等到屠苏可以离开石洞,他看见的,是一个满目疮痍的天墉城。随手拦下一名天墉城弟子,屠苏才知道事情始末。原来欧阳少恭是幕后黑手,他为了逆天改命,不惜以秦川众人性命作为代价,炼为焦冥,而自己,是他这一盘棋里,最重要的棋子。

因为自己一意孤行,执意要下山,导致察觉到不对的师兄错失先机,沦落到处处被动的局面。因为少恭与自己性命相连,师兄为了保全他,用了以命换命的禁术,与少恭同归于尽。

“师兄,你说好的,陪我一起看遍万里河山,行侠仗义的,怎么你说话不算数了呢?”看着喃喃自语的屠苏,李易峰不禁有些担心,虽然自己无法改变什么,但是还是轻轻用手拍了拍屠苏的后背。

“滴,天墉线已经完成,在倒计时结束后,将开始下一段的见证。”带带的出声,让李易峰从心头闷痛中挣脱出来。

“带带,这就结束了吗?”

“你的围观已经结束了。在之后的53年里,屠苏将浪迹天涯,去寻觅陵越的灵魂碎片,但是至死,他也没有能够拼凑出一个完整的灵魂。”

努力把这种异样的感觉从内心赶出去,李易峰告诉自己,这一切都是既成事实,即使自己插手也没办法改变了。但是,内心还是沉甸甸的,“下一个发生在什么时候?”

“民国。”


时间匆忙,妈妈催我吃宵夜,我来不及了啊啊啊啊,想的是写天墉线,民国线,还有陈霆和小老板,但是,人家没有时间啦!!!只能够先发一段,祝带带生日快乐了,我保证这是he,真的~

祝带带生日快乐呀~~



剑魂(番外)春晚戒指梗

严正声明:本文纯属脑洞,请勿当真,拒绝争吵。


【柒】漫天繁星闪耀 人儿痴痴的笑 不管来世只看今朝

 

“陈伟霆你疯了吗,这是后台,你……”剩余的话,被对面的人,连着气息吞入腹中,后脑勺被冤家按住,不到餍足决不放开,李易峰索性放松,沉浸在久别重逢的欢愉中。

多久没有见面,自己也不清楚了。作为聚光灯下的人,聚散不能够由着自己,明明两情相悦,却无法正大光明地出现在同一个场合,向着全世界宣告自己的所有权。

等到陈伟霆满足了,法式热吻变成蜻蜓点水,轻轻落在眼睑上,鼻梁上,唇瓣上,“峰峰,沃好想你,想和你一起烤肉,好想好想……”

李易峰不由得满脸绯红,陈伟霆所说的烤肉,不是一种食品,而是他们俩的暗号。烤肉,既要翻来覆去,也要烤的鲜香扑鼻而不失汁水。这人,仗着没有人听得懂就肆无忌惮,真的是,拿他没办法。

“好啦好啦,我新戏再过两天就杀青了,到时候,我跟涛哥说,腾出两天出来,我陪着你。”李易峰享受着亲密爱人的亲昵,这种轻吻,让他有一种自己是珍宝,被陈伟霆捧在手里疼在心里呵护的错觉。他低头,看见了紧紧箍住自己的一双手臂,“威廉你手上戴这么多戒指?一,二,三,四,居然四个戒指,怪不得刚刚硌得我发疼。”

猫眼睛鼓溜溜地转了一圈,李易峰耍赖似的,把一个戒指从陈伟霆手上撸下来,“今天可是过年,讲究好意头,四字不行,一个给我吧,刚刚好我没有。”

陈伟霆低头一看,不由得笑起来,气息扑到李易峰耳廓,让人心里仿佛被挠了痒痒,“倒是识货,知道这个是什么吗?”

李易峰正拿着往自己手上戴,中指倒是戴上了,但是大了些许,让他时不时就要去摸一下还在不在,“怎么啦,心疼啦,你怎么比金牛还小气,好歹我也送过你耳钉吧,你个小气鬼,什么都没有送我。”

“好了好了,求李政委放过,回家沃一定做深刻检讨,”看着李易峰撅起的唇,陈伟霆忍着心里的蠢蠢欲动,不能够再亲了,待会肿了怎么办,还要上台的,“是Chanel的Coco Crush,一见钟情,钟情于你。”

李易峰喜欢说着英语的陈伟霆,褪去了国语的蠢萌,显得那么地,性感。我是被陈日天影响了吗,这可是春晚后台。

“哪来的一见钟情?猪扒饭和肉酱意饭的爱情故事?”

李易峰不禁想起初次见面时的场景,然后就被自己的冷笑话冻到了,感到一阵恶寒。

陈伟霆右手抚着李易峰的背,真好,平坦坦,又有些肉感,左手扶着腰,窄腰翘臀,动起来真的要命,“我当时还觉得你装腔作势呢,怎么会有人不吃猪扒饭,明明那么好吃,后来懂了,峰峰你比猪排饭好吃。”

李易峰低头摩挲着菱格戒指,掩饰着自己的羞涩。戒指简单朴素,看不出来哪里出彩,“那又怎样,它不适合我。你看,大了,一不小心就掉了,哼。”

陈伟霆只好顺着李喵喵的毛,“家里有,给你的,尺寸精准,带上去就摘不下来了,你可要想好了再戴。”

“想好了,我这辈子就不会再找另一个人了,毕竟有一个人,能够做攻略带着我吃带着我玩,骂不还口打不还手,工资补贴全部上缴,还是挺好的。如果要是节制一点,就更好了。”

陈伟霆挑起眉,“节制一点?”

“你装什么傻,我跟你说你要是再做个没完,让我半天瘫在床上,我这就找大伦去,都是通告接得太少,才让你精力充沛不停不休。”

看着怀中的猫炸了毛,陈伟霆知道玩过头了,“好啦峰峰沃知道错辣,我请你吃火锅好不好?去谢记,牛油辣锅,鸭肠、腰片、脑花、虾滑、毛肚和黄喉,原谅沃,好不好?”

“别以为背出来我爱吃什么,我就会放过你,一顿不行,我是这么没有节操的人吗,起码得两顿。”

陈伟霆对着怀中人上下其手,“峰峰,要不沃请你吃一辈子火锅吧,好不好?”

这是,求婚?李易峰感到一丝惊喜,求婚就就求婚呗,又是戒指,又是请吃火锅一辈子,傻乎乎的。不过自己就吃他那一套,不是吗?

还没有等李易峰感动完,陈伟霆又开口了,“峰峰同意了吗?那我们周末烤肉好不好啊,我们真的好久没有烤肉辣,我好想烤肉……”

“陈伟霆,有没有人说你很破坏气氛……”李易峰感觉自己被陈伟霆击败了,这个傻白甜,还求婚呢,估计还有得等。

突然手里被塞了一张东西,李易峰一看,“普吉岛?”

“对,峰峰沃跟你说,我查过攻略了,普吉岛交通很方便的,星空也很好看,沃会英语,可以带着你来一个环岛游……”

看着对面的人,有着凌厉的眉眼,却笑得像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,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的打算。李易峰觉得,这样子也行,生活嘛,不就这样子吗?

“李老师好了吗?导演喊你去做造型了。”

两个人顿时无言,李易峰捏了捏陈伟霆的大膀子:“待会结束后,要不要去我家,妈妈说煮了老母鸡汤。”

“好,沃要喝两碗,记得叫妈妈多留一点给我。”

李易峰开门,正要转身离去,却又回过头来,“威廉,crush对你来说,是一见钟情,对我来说,却是怦然心动。”

两个人都不由得想起,那部电影的台词:

有人住高楼,有人在深沟

有人光万丈,有人一身锈

世人万千种,浮云莫去求

斯人若彩虹,遇上方知有。

“待会见。”

“嗯,待会见。”

注:烤肉参考于《娱乐圈灵异八卦周报》,原文如下:

       梁舟有点方,英华口中的烧烤可不是什么纯洁的烧烤,这还得怪他。因为被宁鸿影与桃夭的事情影响,梁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搞的,稀里糊涂地就和英华在穿心山事件后变成了炮友,而英华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尽职尽责爱岗敬业孜孜上进的好炮友,于是两个多月来,两人也是“烧烤”了不少次了。

  那为什么叫烧烤呢?因为烧烤——肉多、汁多、翻面忙。

感谢 @爱哇的小奇葩 葩老师的图



剑魂(下)

没有看过前文和视频的WiFi们,可以过去看看哦,前文地址视频地址

【肆】爱恨情仇都付谈笑 多寂寥 星辰变换诛仙桀骜


小凡觉得,自从和丁师兄在一起之后,好像什么都没有变,凌厉的眉眼,干脆利落的剑招,熠熠生辉的身影。但是好像一切都变了,一转头就讨鸡腿的无赖笑容,三两言语的笑意充盈,还有,让自己搬过去住时的保证——

“小凡,你真的不要搬过来吗?”

小凡一听,便涨红了脸,“师兄,我觉得……”

“小凡,我真的只是想多和你相处而已,我保证,一切以你的意愿为准。”

“丁隐,你还以为我会继续上当啊,之前不是说一次就好,两次最多,可是那个晚上,你知道你做了多少次吗?我瘫在床上好几天呢……”声音越来越轻,到最后,小凡涨红着脸,说什么也不同意搬过去同住。

哼,人面兽心的师兄,我搬过去,还不得被吃干抹净啊,休想。

于是,如意算盘落空的师兄,沮丧地接了师门任务,再一次出了远门。

如果,知道这一趟过后,一切美好将尽数消失,小凡一定不会拒绝师兄的。

可惜,世间最难求的,便是早知道。

 

丁隐醒来,发现自己双手被高高吊起,而他却跪在地上无法动弹,只能打量着这个困住自己的血池。

“你真的以为你是正道吗?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丁隐看着一个人缓缓走过来。

是绿袍。

“你在说什么?”

绿袍扯了扯嘴角,露出熟悉的嘲讽,“我知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,那就让我来帮你。”

他用血印刀作引,唤醒了丁隐全部的记忆:“你可是在烈影神宗的庇护下长大的,七年前,我利用你好好地设了一个局。”

丁隐震惊的发现,原来所谓的草庙村血案,根本就是他一人所为。那片被血染红的土地,那一声声的哀嚎,全是他一手铸就。而他的整个人生,也是绿袍设计的骗局,他本是魔教派去的卧底,没有想到,他的失忆,让他失去了与魔教的联系,更没想到,他会与人相恋,从而将自己与小凡都置于危险之中。

丁隐喃喃:“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”他胸中翻涌着怒气,赤魂石动荡不已。整个人狂性大发,震开了锁住他的铁链,血饮刀也从雪池中升起,回到丁隐手中。

“呵,你以为你反抗得了吗,从头到尾,你不过是我的一枚棋子而已,有什么权利反抗我。”绿袍向后跃去,躲开丁隐狂乱的剑招,“弱者,没有拒绝的权力。”

一番苦斗,最终以丁隐的落败,惨淡收场。

“将他脑海中关于张小凡的一切,抽走。”

 

【伍】山外还有山比山高 半山腰 一声惊雷摇晃树梢

 

小凡拿到荷包时,满心欢喜,师兄终于回来了。之前还嫌弃说,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是酸话,而如今看来却是半点不假。只是师兄为什么不来找自己,反而约他到小树林一见。

不管了,师兄总不会害我的。抱着这样子的想法,小凡连师傅都没有知会一声,便一个人去赴约。

然而,当他身陷困阵时,却也是没有人能够及时地过来救他。看着面前熟悉面容,却有着滔天血气的丁隐,他感到不可置信。

“师兄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“我就是要,这所谓的千年基业,毁于一旦。”

丁隐大步走来,扯过荷包丢到地上,发出“铿锵”之声,看着小凡的一脸受伤,他不禁扯开了嘴角。

“真没想到,你真的会一个人过来,这个荷包有什么好的,不过一个银戒指,或者,”他顿了顿,长眸微眯,“所有的正道弟子都和你一样,毫不设防?真是蠢。”

小凡还想着去捡丢弃在地上的荷包,突然一阵疼痛袭来,眼前一黑,便晕倒在地,不知人事。

 

待到小凡迷迷糊糊地醒来,发现自己周身蕴盈着血气。一抬头,一身蓝袍的丁隐就站在他面前,眼里,是他看不懂的冷漠。

“师兄,之前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?谁把你变成这样的?”

“以前那个丁隐,都是假的,一切都是骗局。”看着不知所措的小凡,丁隐压下心头的那一丝不自在,“如果你愿意投降的话,我可以考虑不杀你。”

“你休想。”

“你觉得你能撑得了多久?”丁隐手一抬,铃铛声愈加急促,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难受啊?你不过是一个可怜虫,如果不是我,你连青云的门都进不了。”

小凡顿时觉得胸口闷疼,“你说什么?是你?是你屠杀了草庙村老老少少两百多人?”

丁隐嘲讽地看着张小凡,并不开口,然而其中的意味却是不言而喻。要不是他大开杀戒,吸纳过多的血气,也就不会失忆,不会失去与魔教的联系。而如今时机成熟,自己自然是要为魔宗效劳的。

只是,看着那人受伤的神情,不知为何,丁隐总觉得自己胸口发闷。

 

小凡又一次醒来,淡蓝色的被褥拉他重回现实。师娘一直在陪床,看他醒转,急忙上前扶起他。

小凡觉得之前的事,恍若一场噩梦,“师娘,我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晚饭你还没有回来,必书也找不到你的人,所以让你师傅施法,才知道你被魔教的人掳了去……小凡,没事,回家了。”

“师娘,丁师兄他……”

看着小凡欲言还休,师娘轻轻地叹了一声,“小凡,我们也是才知道真相。如今,他已非青云弟子,来日相遇,不免要拼个你死我活,你……”

小凡挫败地把头埋起来,声音闷闷地从被褥传出来,“如果与他兵刃相见,我可能还是下不了手。”

师娘扶他躺好,“你身子还弱,先好好调理吧,你师傅说,等你好了,他在后山等着你。”

 

【陆】忧伤怀抱 谁眼泪掉 窗外雨打芭蕉


小凡觉得,他伤了的,不只是身体,还有心。看一切都仿佛失去了颜色,阳光,空气,屋外的芭蕉叶,隔壁伙房柴火燃烧的声音,都真实存在,而他,独立于这个充满生气的世界,一个人看着这具身体,麻木地吃饭,喝药,躺下,睁着眼度过一个个不眠夜。

待到可以行走,小凡就去了后山。他觉得,再这样子躺下去,他可能会疯掉,成为一个行尸走肉的废人。

“师父……”喉咙哽塞,小凡觉得自己似乎有很多想说的话,但是又什么都说不出口。

师傅看着他这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,嫌弃的话到嘴里转了几圈,还是咽下了。

“痴儿,你这样子又有何用,他已经不是之前的丁隐了,出手狠辣,毫不留情,你这样子,又是给谁看呢?”

喉结上下滚动,小凡想了想,道:“我与他,有不共戴天之仇,但是,师父,即使这样子,我还是狠不下心。”

师傅也如同师娘一般叹了一口气,他是真的疼爱老七,现在看着他这样子活着,说不痛苦,那是假的。往怀里一掏,他拿出来一个小瓶。

“这是断情丹,吃了之后,你就不受七情六欲的控制。”

小凡没有说话,早知如此绊人心,何如当初莫相识。他咽下丹药,一行清泪也随着脸庞往下淌。

对不起,师兄。

 

丁隐眉头紧皱,双手握拳青筋暴起,但是仍然无法从那一个诡异的梦境里逃脱出来。

面色苍白仍然扯出一抹笑的小凡。

蹲在河边放河灯灿然一笑的小凡。

春风一度忍着却不断呻吟的小凡。

待到梦醒,丁隐早已经浑身汗湿,短暂的睡眠,反而让精神更加地疲惫。

“他到底是谁,不过是一个青云弟子,为什么,我一直会梦到他?”

他不愿多想。

 

寒风凛冽,吹动丁隐的宽大血袍,衣袂翻飞间,他的脸上爬满了印记,血色双眸如同见了猎物的鹰,狠狠盯着这漆黑夜色。

虽然周遭一片寂静,但是隐隐的风声,还是泄露了不速之客的行踪。

小凡从天而降,右手拿着散发淡淡青光的噬魂棒,舞得风生水起,干脆利落地收招,落地,一气呵成。

原本心意相通的恋人,怎料再次相见,却是无言。

丁隐扬起手掌,遥遥一掌打过来,带起的风,撩起了小凡鬓角的碎发。小凡严阵以待,他明白,这个人,已经不会对自己手软了。

两个身影纠缠着,红芒与青光交替闪过。一挥棍,一腾身,皆显露着沸腾杀意。

丁隐突觉自己的内力不济,正疑惑,小凡弃了噬魂棒,双手在胸前打着印,每打一个,唇色便白了一分,到阵成,一抹血色自唇边溢出,淌到月白的衣裳,分外显得脆弱。

丁隐不知道心头的悸动是因为什么,他预感着面前的人,正在透支着生命力困住他。

“师兄,哦不,我应该叫你丁隐吧,”小凡拭去血痕,却仍然止不住血,点点血迹斑驳了衣裳,似迎寒绽放的红梅,“你或许什么都不记得了吧,否则你怎么忍心对我下手?没关系,生不同枕,那我们葬一起好不好?就在这,不立碑,免得死后还被打扰,就我们两个人,你说好不好……”

话未说完,一口血却是没有忍住,漫天血雾,氤氲着离别。

丁隐忽地觉得很累,生活里充斥着杀伐,血腥,死亡,说不厌倦,是假的。可是,就这样子死了,又好像不值得。

但是看着扯出一抹笑的小凡,他不由得回想起那些梦,笑着的小凡,皱眉的小凡,早起给自己熬粥却不小心烫到自己的小凡……人世荒芜,有这样子的一个人作伴,似乎,死亡也不是那么地难以接受。

“那,下辈子,我们还能够遇见吗?”

“丁隐你怎么这么贪心,耽误了我这辈子不说,还想着祸害我下辈子。”说着嫌弃的话语,小凡的眼却是星辰般灵动起来,丢了锦囊过去,“戴上,下辈子我看见了,就去陪你。”

摩挲着手上银白的戒指,上面什么都没有,仅有菱形格交错分布。低头轻笑,丁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高兴,明明就要死了,四肢百骸弥漫着剧痛,但是就是止不住笑意。

那么,下辈子见。


有一个CW小番外,戒指梗,明天发,甜的,相信我哈哈哈哈,欠几儿的终于补上了,开心。



净化,觉得自己去解释的做法宛如智障,有这时间,还不如举报完去剪视频,还不闹心。
图源来自:@爱哇的小奇葩 求葩老师多放美图,比心